川岛芳子营救失败,家属曝光:她在法庭上说漏一个中国人名字

栏目:杂志 来源:中国时尚界 时间:2019-07-11

晚清最后亲王爱新觉罗·善耆的14公主、日本侵华期间最大女汉奸川岛芳子,在1945年10月被抓到北平监狱前日本陆军监狱、北平第一监狱。等待她的是以汉奸卖国贼之名受审。

川岛芳子营救失败,家属曝光:她在法庭上说漏一个中国人名字

(芳子)

经过开庭公审、辩护、终审,1947年10月16日,河北省高等法院判处金壁辉(川岛芳子)死刑。

依照法庭宣判,她有10天的机会向最高法申请“复判”,芳子不放过最后的希望,提出申请后,又与她的律师多次沟通,并向日本养父川岛浪速写信,请求他“好好回想”一下她的年龄与国籍的问题。

根据她和律师及狱外秘书小方八郎的通信(那时好像监狱允许犯人与律师和外界自由通联),芳子只需要把自己年龄减少10岁,证明自己在九一八事变时还是未成年人,就可以否定上海事变满洲事变的罪行。只需证明自己是日本国籍,就可以免除以汉奸名义受审。

川岛芳子营救失败,家属曝光:她在法庭上说漏一个中国人名字

(芳子签名照)

因为生父善耆亲王早已离世,现在只需养父川岛浪速出个证明就可。

芳子等来等去,最后律师拿过来的是一张据实证明,说她在日本的入户登记簿在关东大地震中烧毁了,在日本找不到了,但“不仅其本人自认为是日本国民一员,一般日本国民亦完全承认其为日本人”。

浪速在日本还据实证明说,他1903年收养她时她已6岁,这就等于说九一八事变时她34岁。养父没有按照她的谎言开证明。

律师告诉芳子,浪速已经被盟军司令部进行军事管制,不敢随便造假、伪造户籍抄本。这令芳子感到越发绝望了。

川岛芳子营救失败,家属曝光:她在法庭上说漏一个中国人名字

(芳子与养父浪速)

不过此时,川岛浪速家乡的人给中国法庭写来一份联名请愿书,也是据实证明,但要求对芳子进行重审:

“我等为日本国长野县上水内郡信浓尻村之代表,亦为……川岛芳子之同乡……我们认为芳子之真正理想和见解,完全在于以道义为基础的日中亲善……如蒙赐予重新审理的机会,则不胜感激至极。”

这些据实求情在芳子看来虽然可贵,但把汉奸罪行说成“亲善”也真令人无语,法律上绕不过去,一切都无济于事。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她仍然不放过一丝希望,她给小方八郎的最后一封信中,提出最后解救之道:

  1. 快把麦克阿瑟的署名亲笔信寄来,这个好办,只要申请一下一定能办成。
  2. 事变时年龄必须在16岁以下,否则我就没救了,赶快告诉老爷子。快,否则赶不上最高法重审了。
川岛芳子营救失败,家属曝光:她在法庭上说漏一个中国人名字

(芳子真迹)

狱外,多名日本朋友也在帮芳子搞联名信,如昔日家庭教师本多松江,准备找人请盟军总司令部协助营救。但最后时间没来得及,1848年3月17日,芳子的上诉被驳回,25日清晨6点40分被执行枪决。

芳子的胞兄爱新觉罗·宪立后来回忆,其实芳子和律师的营救计划是可行的,只需证明她是日本国籍,就可以把她从审判汉奸的审判庭转到日本战犯的审判庭,一切都有可能转机。

“但是,芳子在法庭上说出了一件对她极为不利的事情。”宪立说,当时公审芳子受中外瞩目,电台进行了实况直播,但芳子在法庭上无意说出了1932年上海事变时,她曾掩护过孙科,“这令最高当局十分尴尬,不得不中断了直播。”

川岛芳子营救失败,家属曝光:她在法庭上说漏一个中国人名字

(访日与伪政权官员合影)

据芳子传记,芳子不仅在孙科因为泄密事件遭弹劾时掩护过孙科,还与孙科发生亲密关系。芳子法庭上爆出孙科事件,无疑戳中当局秘辛,必须杀人封口了。

因为爆出一个当局的秘密,挽救芳子的计划彻底失败。宪立说,当时我们都在外围设法挽救她的性命,“我常想,如果没有那件事,也许能够得救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

文献参考:上坂冬子,巩长金《男装女谍川岛芳子传》(解放军出版社,1985年版)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