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四个字,如此难写!

栏目:杂志 来源:电商报 时间:2019-12-01
这四个字,如此难写!

来源:最后一支多巴胺

凌晨三点,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那些没有情节只有骨与肉的片子。

搭班护士赵大胆说了一句让我不安的话:“你现在多清闲啊,外科医生已经忙的像条狗一样了!”。

因为抢救室里有一位重度车祸伤的病人,所以值班的急诊外科医生已经快被逼疯了!

“不就是两个车祸伤的病人吗?至于这么说我吗?”我狠狠的瞪了赵大胆一眼,因为她的这句话完全有可能得罪了夜班之神:“你就不能闭嘴嘛,你那只眼看见我很清闲了?”。

赵大胆给出了真正的原因:“血不够,你说他疯不疯?”。

在凌晨的急诊,忙碌的急诊外科医生和赵大胆的话,让我又想起了曾经的往事。

记得很久以前,我还在血液科轮转学习的时候。

血液科病房里有一个再生障碍性贫血的中年男性患者,在我和老师查房的时候哀求到:“我今天又流了好多鼻血,什么时候能给我输血?”。

我的老师很淡定的告诉他:“现在还没有血,最快也要一周之后了!”。

在老师说完话的那一刻,我分明能从病人的眼神中看见绝望两个字。

对于这个病人来说,及时输血虽然不能治愈疾病,但是却可以极大降低死亡的风险。

因为这个水平的血小板水平意味着患者随时可能会出现颅内出血,随时有可能出线死亡。

“如果没有血,病人又发生了脑出血,甚至死亡了怎么办?”查完房后我问自己的带教老师。

老师却一脸淡定的回答我:“就算是出现了意外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也不是我们的责任,谁让最近用血紧张呢?”

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我才第一次真正体会到用血紧张的现实会给病人带来多么大的危害,会给临床工作带来多么大的压力和被动。

但,真正让我感受到这种压力的时候却又要在几年之后了。

其实,这个故事我曾经多次提及过,如果认真阅读过我文章的朋友,应该还能够记得起来。

那时候,我还在肿瘤内科工作。

有一天病房里来了一位胃癌晚期的患者,他只有三十岁。

这是一个县高中的老师,已经结婚三年,并且有着一个两岁的女儿。

几个月前,患者突发颈部酸胀疼痛,他认为只是颈椎病,所以并没有重视,而只是去了理疗店。

但一个星期的理疗之后,颈部不适的感觉并没有任何好转。

于是,他最终在妻子的督促下来到了当地的县医院。

县医院拍了颈椎CT,却有了意外发现。于是又进一步转到了市人民医院完善核磁共振等其它检查。

最终,在市人民医院,这位30岁的老师被确诊为胃癌晚期(全身多处骨转移)。

其实,很多人在被确诊为胃癌的时候,都已经处于中晚期状态,这是因为患者都没有重视上腹痛、黑便等症状。

当地市人民医院考虑到患者已经处于胃癌晚期,而家属又有着强烈的治疗欲望,于是将患者转到了上级医院。

当时患者的病情已经非常糟糕,不仅全身转移,而且因为长期消化道失血和肿瘤消耗,他已经处于极度贫血的状态,我至今仍然记得他的血红蛋白最低仅有15 g/l.

这个水平的血红蛋白意味着患者不仅皮肤黏膜苍白、胸闷气喘这些症状,更意味着死神的临近。

在临床上,面对这样的病人,面对如此严重的贫血,是应该及时输血治疗的。

但是,那个冬季非常寒冷,全国多地都出现了严重的长期的用血荒。

有一天,我值夜班,患者的妻子,母亲,哥哥将我围在办公室的中间。

他们都在哀求我一件事,那就是:尽快安排给患者输血,让他度过人生最后一个春节。

说着话,患者的母亲突然跪在了我的面前。

我赶紧上前将老人扶起来,就在我扶起她的那一刻,我豁然发现,在老人背后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副匾额,上面用苍劲的隶书写着饱含人间悲伤苍凉的四个大字:“大医精诚”!

这四个字,如此难写!

我转过头去,忍不住自己眼角湿润了。

那个时候我还很年轻,还做不到铁石心肠,还做不到看惯生死。

一个年轻人的死亡原本就让我感慨颇多,又加上患者妻子,母亲和哥哥的哀求,又怎么能够不触动我内心的灵魂。

那一晚,患者两岁的女儿躺在爸爸的怀里,他的妻子拉着丈夫的手趴在床尾,而哥哥则蹲坐在走廊的角落里默默流泪。

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肿瘤科,因为在肿瘤科里我看不见生的希望。

在肿瘤科,我手中的每一个病人都会在不断治疗中死去,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。

大约五六天之后,终于盼来了血液,但是这个年轻的患者已经永远离开了人世间。

这件事让我一度非常彷徨难过,因为我没有能够完成患者母亲的愿望。

这个患者让我终生难忘,因为我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“大医精诚”这四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字来。

“喂,我都忙的变成狗了,你们还在闲聊?能不能帮个忙,能不能愉快的搭班了?”。

急诊外科医生的白大衣上渲染着一片片鲜红的血液,额头上湿润着一汪汪汗水。

下夜班后,赵大胆对我说:“现在你学会写那四个字了吗?”。

听见这个问题后,我的内心像是被人突然揉了一下似的。

“大医精诚”,我或许一辈子都不知道该如何书写它们了。

眼睛愈发的瘙痒肿了起来,现在终于知道何为眼疾了。

今晚夜班,现在要闭目养眼,以待大战。

唯有一篇旧文,分享于此。

还有一个题外话:

有人问:护士被打了,医院不帮忙,该怎么办?

医院为什么选择不帮忙?

或者说,医院为什么不替护士说话?

其实,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现象。

网络上有过很多暴力伤医事件的新闻报道,大多数医院的领导或者官方层面都会选择息事宁人的态度。

不仅会选择息事宁人的态度,甚至会“要胁”“说服”受到伤害的医务人员。

为什么会这样?

原因是多方面的,但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:

1、从医院的角度来说,肯定是不愿意事态扩大,因为无论受伤的医务人员有无过错,事态一旦扩大,受伤的总是医院的名誉。

2、为了乌纱帽,某些人的乌纱帽是上层决定的,并不是职工选出来的。没有稳定的局面,没有让大领导舒心的局面,这乌纱帽自然是要受到威胁的。

3、医院文化缺失,现如今大家同医院之间似乎只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。职工拿医院当家,医院却不拿职工当家人。很多时候,他们在乎的都是制度,而不是人性。

无论是护士还是医生,一旦受到暴力伤害事件应该怎么办?

1、跑!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,不要同患者纠缠,更加不要互殴,因为无论谁倒下了,你都落不下便宜。

2、报警!虽然这个时候谁也不能指望,但第一时间报警这个程序还是要做的。

3、上网!第一时间将自己受到的伤害公布出来,有时候只有小事变成大事,才有可能得以伸张正义。

欢迎您在下方留言↓↓↓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