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小说连载|黄大荣】新版摩登时代(一)

栏目:淘宝 来源:华讯财经网 时间:2019-10-09


新版摩登时代


黄大荣



  辞职


李存卫住在剧院舞台边的一间小阁楼,大小有十平米,收拾得灵灵醒醒。这就算是格外好的待遇了。好多女伢还挤在集体宿舍睡高低铺呢。正值三九天,下大雪,阁楼唯有的一扇朝北玻璃窗,大半截埋在积雪里。她一睁眼,看见屋外头已经大亮,呼地掀开热被窝,三下两下换上练功服,冻得筛筛声,赶忙裹上军大衣,搓把手又搓把脸,拿围巾包了头,拎起挎包开门一头钻进风雪里。


练功房就她一人。她把门窗关严。先跑了几圈,再活动腰身,跨步,大跳,又做了几套自己编排的中国民族舞组合,身上出汗了。她觉得今儿有些累,浑身都酸疼。动作走形,是因为力不从心。她走到大镜子跟前,过细看了看头发,还好,好像还找不到白发。最近总担心早生华发,这是不是心老了啊?她犹豫了一下,咬咬牙,要把计划好的功课做完:还要做单腿立转三百六,做一百个,中间最多歇一两次。每转一个三百六,她都会定睛瞄一眼镜子里的自己,调整旋转速度,镜子里的影像要是清晰的,说明动作到位没有变形。李存卫边转边在心里数数:……八,九,十,……她感觉不对劲,头晕,镜子里影像模糊一片,人还在不由自主地旋转……。她的身体轻飘飘地往上升起,练功房的房顶为她豁然敞开,她轻松地格了出去,在漫天大雪中升腾,飘飘荡荡,落在了一个金碧辉煌的大剧院里。这地方又熟悉又陌生。她突然发觉她身边以至整个剧场里早已经坐得拍拍满满了,绅士淑女,衣冠楚楚,正襟危坐,聚精会神。定睛看时,李存卫在心里啊了一声,华丽无比的舞台上正在独舞的居然是她日思夜梦的偶像伊莎多拉·邓肯,这位现代舞舞神!


李存卫恨不得把邓肯每一个动作细节刻印在心里。全场巴掌拍呼起了的时候,存卫满脸都是眼泪水。她身旁一位头染银霜的绅士轻轻触了触她的手臂,笑着把一束鲜花递给她,朝台上正在谢幕的邓肯努努嘴。存卫说声谢谢,起身朝前走去。伊莎多拉·邓肯已不再返场谢幕。存卫如有神助,七弯八拐,端直走到她的化妆室门口,凝神屏气,伸手敲敲门,门却是虚掩的。


邓肯的化妆室满是鲜花。邓肯看见了她,站起身,一脸笑意,很真诚的笑,啊,东方女孩!你好!邓肯上下打量她,真美!她说。存卫不好意思,半天才说,我读过你的自传,中国女孩都崇拜你!邓肯开心大笑。我希望能像你一样,追求艺术自由,爱的自由。存卫说着,眼里含着泪。邓肯拉着她的手,说,亲爱的孩子,我可不希望你像我那样!我总是听命于艺术的召唤,让爱情以悲剧结局,这不算是完美的人生啊!说着说着,邓肯的影像渐渐模糊起来。存卫怕了,担心死了,拼力叫道,邓肯,邓肯……


伢儿,你哪们搞的,躺在这里要冻出拐的!存卫慢慢睁开眼,只见院长蹲在身边,正把军大衣跟她盖上。她眼睛一热,莫名其妙大哭起来。

 

金城市歌舞剧院的改革,一直在试点,最终方案一捱再捱,就是难得出台,倒不光是下岗人员不好安置,让头头们脑壳疼的是,你想叫他走的,他偏赖着不走,寻死放骗的都有;你想让他留下的,一个比一个有本事,都想飞。李存卫就是想飞的一个,这不是么,腊月三十,她的辞职报告就递上来了。过年都不让人安逸。


李存卫二十三四岁,舞蹈尖子,曾以独舞《搏》得过全省大奖,六岁进院,基本功好,且有创作能力。她一走,拿院领导的话说,塌了天。


剧院演出市场越来越不景气,李存卫两年没上台了,生怕荒废业务,每天坚持练功。绝大多数人上班点个卯就溜了。她在冷冷清清的排练厅要跳整整一个上午,观众就是镜子里的自己。大汗淋漓,然后去冲澡,洗衣服,然后才回家。当然,下午院里不要求来,她也给自己放了假,宅在屋里看书。


李存卫等了两年,看不到滴嘎儿剧院起死回生的动静,加上小姊妹吟梅的苦劝,终于决心下海。

 


吟梅在金城最大的娱乐城银都做小姐领班,小姐们叫她妈咪,对外称艺术总监。做了三年便起水,在金城是最早配手机的一拨人,那时这东西贵得不听见。今年买了公寓,正在看小车,也打算买了。吟梅经常给存卫打电话:你个死脑筋!还做明星梦呀?眼下有大把钞票你不抓,老了喝西北风?过来玩玩,散散心也好嘛。存卫出身老门老户,家教甚严,娱乐场所很少光顾过。也是因为太无聊,这天瞒着爹妈,阴着去了一趟银都。吟梅确实忙得栽栽声,为她在厅里找了个外包厢,吩咐小姐上了饮料、水果拼盘,说,记在我帐上,自顾应酬去了。张老板王科长李总赵哥,吟梅围着客人喳喳哇哇叫得怪亲热的。存卫心想,什么总监,就搞这猴呀?存卫独坐听歌,觉得有几个歌手还可得,音准乐感不错,唱得也还有个性有情感。不过装修和舞厅灯光,说俗不俗说雅不雅,夹生半浆的,奢华有余,艺术味不足。正想着,吟梅领个面相圆乎乎的男人来了:齐总存卫,来来,给你们引见一下。这位漂亮小姐是我们剧院的台柱子李存卫,我的闺密啊。这是本市的装璜大王,齐老板,齐总,你就叫他齐胖子好了。姓齐的呵呵笑道:就是这名字起得拐,越吃(齐)越肿(总)。存卫对他那份眼神并不生疏,心想,看你能把我吃了。闲聊了几句,存卫见他并不像那些二不愣吞的暴发户,走路摇身驾桨,说话海里海气,一口的扯白撂谎;老齐谈吐并不俗,反应机敏,懂得讲礼行,厌恶感不觉少了几分。老齐乘机发出邀情:李小姐,要不要换间包房,这里闹人,不清静。存卫笑道,蛮好的,坐外头空气还好些。那是,那是。请李小姐跳一曲,肯赏脸吗?存卫站起来:请。两人下了舞池。老齐,叫齐庞子,略有发福,只因头大而圆,现胖而已。他一派绅士风度,舞步也娴熟,感觉他乐感很不错。他贴近存卫耳边说,跟李小姐跳舞,真是一种享受。存卫说,我不是跳这个的。齐总说,我知道,知道,跳这种舞,委屈李小姐了。舞毕,回到包厢,老齐就要告辞,存卫以为后头还有戏的,心里刀枪剑戟早已备齐;不禁纳闷,自然也不留他。不一会,吟梅过来,丢给存卫一个红包:拿起,胖子把你的。存卫吃了一惊:这……这算么事呀!吟梅说,不要白不要,你不要,我可就统起了。存卫好奇地拆开一看,600元。吟梅笑道,这叫六六大顺,老齐想跟你交朋友呢。存卫说,告诉他,少想些冤枉心思!吟梅笑道,我就晓得你怕这,人家是规矩人不是戳白佬,你才怕得巧!再说我未必还害你?喂,说是说笑是笑,我想给你安排一个节目,你的拿手活儿,独舞,别的你都不用管,一个月跟你开三千,干不干?存卫动心了,她想跳舞。她果决地伸出手来:行!就是这么说。


存卫能在外面赚钱,不好意思再白吃公家的皇粮,第二天,农历腊月三十,她向院领导递上了辞职报告。院长好说歹说苦留了半天,存卫忍着没掉眼泪,最后才说,我又不到南边去,就在金城,什么时候院里恢复演出了,只要您言声,我立马回来。末了,存卫请院长暂时为她保密:我老爸是个旧脑筋,我一时还不想等他晓得。院长说,不消你嘱咐得,我懂。存卫说,我还要在院里的集体宿舍住一段时间。院长说,行,也不用住集体宿舍,还住你那小阁楼吧,反正院里只会出人,不会进人了。说到这儿,两人都有些伤感,存卫连忙起身告辞。


存卫收拾了简单的行李,赶回家过年。长到二十三四岁,全家每逢今天总要团聚,没有一个掉号。当然是在娘老子那儿。等待着她的,还有两个哥哥,两个嫂子,两个侄男侄女,还有她的孪生胞弟李存国。


(未完待续)


黄大荣,男,笔名郁雨、郁牛。1943年生,湖北沙市人。1966年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。历任电厂技术员,群众艺术馆创作员,荆州市文联副主席,市作协主席,中华传奇杂志社社长、主编,副研究馆员。湖北省作协理事,省外国文学学会理事。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著有长篇小说《国宝》、《炎凉世界》、《特—03号》、《新版摩登时代》、《小城故事》,中篇小说《一件艺术珍品的毁灭》、《春桃》、《微雕王》,短篇小说集《小叶女贞墙那边》、中短篇小说集《金手表》等,论著《〈红楼梦〉三论》、《思雨楼文史随笔》、《短篇小说技巧》、《20世纪美国小说思想特征》、《鲁迅小说艺术探胜》等。《国宝》、《微雕王》获《今古传奇》第一、二届创作奖,长篇小说《小城故事》及改编的同名电视连续剧获省第二届文艺明星奖。《荆州文学》主编。现居荆州。


现代人蓝色心灵海岸

相关阅读

【随笔|黄大荣】假如曹雪芹看到洛克的《政府论》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